服务热线:400-000-0000
您的位置: 首页 > 详情页面 >

详情页面

详情页面

國內首例!《王者榮耀》游戲短視頻侵權判決被判賠496萬元

发布者:缅甸王者至尊官网-缅甸王者至尊赌场-缅甸王者至尊龙虎 浏览36次 【2020-03-25 05:40:09】

  疫情期間,宅在家裡不出門,手游成了不少人的心頭好,王者榮耀更是手游中的一大熱門。作為一款多人在線競技類(MOBA)類手機游戲,《王者榮耀》一經推出就受到廣大網友喜愛,不僅如此,因游戲衍生出的《王者榮耀》相關視頻更是備受追捧。那麼,制作、編輯和上傳與游戲相關的短視頻是否構成著作權侵權?近日,在一起案件判決中有了答案。

  近日,廣州互聯網法院對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下稱騰訊公司)起訴某文化公司、某網絡公司侵犯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王者榮耀》游戲整體畫面構成“類電作品”,某文化公司傳播《王者榮耀》游戲短視頻的行為構成對騰訊公司的侵權,需停止侵權,並賠償騰訊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496萬元。據悉,該案是國內首例MOBA短視頻侵權案,也是國內首次認定MOBA類游戲連續畫面構成“類電作品”的判決。

  在業內人士看來,目前,對於具有較強故事背景、情節設定的角色扮演類(RPG)游戲,因其不僅能滿足法律規定的影視作品的形式要件,而且從實質內容上亦非常接近於動畫電影,故在實踐中將其認定為類電作品爭議相對不大。而《王者榮耀》作為一款以安卓、iOS操作系統為運行環境的MOBA類手機游戲,此類游戲存在弱劇情、強交互等特點,對此類游戲的作品類型認定在業界一直存在爭議。該案將MOBA類游戲畫面認定為“類電作品”,對此類案件的后續審理具有較強的參考意義。

  據了解,《王者榮耀》由騰訊科技(成都)有限公司研發推出,經授權,騰訊公司負責對該游戲在全球范圍內代理運營並享有游戲整體及其游戲元素所含著作權的使用許可。

  騰訊公司發現,某文化公司在其運營的視頻平台游戲專欄下開設《王者榮耀》專區,並在顯著位置主動推薦《王者榮耀》游戲短視頻,同時與數名游戲用戶簽訂《游戲類視頻節目合作協議》共享收益。公眾可以通過某網絡公司運營的某應用助手下載其視頻平台。

  騰訊公司認為,《王者榮耀》游戲整體畫面構成“類電作品”,某文化公司的上述行為涉嫌侵犯其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同時,由於騰訊公司亦運營《王者榮耀》游戲短視頻業務,某文化公司通過引誘用戶上傳侵權視頻,獲得了巨大的商業利益,對騰訊公司短視頻市場的運營造成重大損失,涉嫌構成不正當競爭。同時,某網絡公司提供被訴視頻平台的分發、下載服務,擴大了侵權行為的影響力,涉嫌構成共同侵權。

  溝通無果后,騰訊公司將於某文化公司、某網絡公司共同起訴至廣州互聯網法院。

  某文化公司辯稱,首先,涉案游戲畫面不構成“類電作品”,騰訊公司不享有著作權﹔其次,即便認為涉案游戲畫面構成“類電作品”,其著作權應當歸屬於創作該短視頻的游戲用戶﹔再次,某文化公司的行為不會對原告造成任何損失,不構成對原告的不正當競爭﹔此外,涉案短視頻構成對原告游戲的合理使用﹔不僅如此,涉案短視頻系由用戶自行上傳發布,被訴視頻平台未實施引誘、慫恿用戶等行為,不構成共同侵權。

  某網絡公司則認為,其僅為應用商店,只是提供分發服務,與涉案糾紛沒有直接的法律關系。

  在訴訟過程中,根據騰訊公司的行為保全申請,廣州互聯網法院作出裁定,責令某文化公司刪除了某視頻平台上存有包含《王者榮耀》游戲畫面的視頻共 32.98萬余條。在隨后的庭審中,法院圍繞《王者榮耀》整體畫面是否構成作品、原告是否有權主張涉案游戲整體畫面的著作財產權等多個焦點問題進行了審理。

  在《王者榮耀》游戲整體畫面作品屬性問題上,廣州互聯網法院經審理認為,《王者榮耀》從上線運營開始,游戲中潛在的各種畫面都可以通過不同用戶的不同組隊及不同操作方式顯現,這些畫面滿足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二條規定的作品構成要件,屬於受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雖然,《王者榮耀》游戲整體畫面具有與傳統“類電作品”不一樣的特點及表現形式,且這種表現形式也沒有包含在著作權法第三條規定的其他法定作品類型中。但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新的傳播技術和表現形式會不斷更新,當新的作品形式與法定作品類型都不相符時,應當根據知識產權法激勵理論的視角,允許司法按照知識產權法的立法本意,遵循誠實信用和公平正義的原則,選擇相對合適的法定作品類型予以保護。根據《保護文學和藝術作品伯爾尼公約》第二條第 1 項對“類電作品”的規定,以類似電影的方法表現的作品,強調的是表現形式而非創作方法。因此,《王者榮耀》游戲的整體畫面宜認定為“類電作品”。

  在被告某文化公司主張《王者榮耀》游戲整體畫面的著作權應當歸屬於游戲用戶問題上,廣州互聯網法院認為,《王者榮耀》作為一款多人在線競技類手機游戲,情節復雜,游戲互動性較強,游戲用戶有巨大的發揮空間,但用戶操作《王者榮耀》游戲時沒有創作意圖,並非有目的地創造出各種連續畫面。游戲用戶通過游戲引擎調動游戲資源庫中的游戲元素,是在游戲創作者設定的整個邏輯框架內進行,其作用僅是使得游戲內含的虛擬不可感知的連續活動畫面變成了視覺可以感知的連續活動畫面,本質上是將某些游戲畫面由不可視到可視的再現。在這個再現過程中,游戲用戶雖存在一定主動性,但主動性不等於獨創性,無論游戲用戶再現出多少種連續活動畫面,具有獨創性的游戲引擎與游戲資源庫相結合的《王者榮耀》游戲始終具有同一性,游戲用戶既未創作出任何具有獨創性的新游戲元素,也未創作出可以單獨從《王者榮耀》游戲中分離的任何具有獨創性的新的連續活動畫面,因此游戲用戶不管是對內在的游戲引擎和游戲資源庫,還是對外在體現游戲內容的可以視聽的連續活動畫面,都未付出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獨創性勞動,其對《王者榮耀》游戲的整體畫面不享有著作權。

  在被告是否承擔侵權責任問題上,法院認為,被告某文化公司未經原告許可,將包含原告《王者榮耀》游戲畫面的短視頻以公之於眾的方式展示在開放性的、不特定任何人均可瀏覽的某視頻平台上,使公眾可以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涉案《王者榮耀》的游戲畫面,該行為構成對原告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侵犯。法院在綜合考慮到《王者榮耀》游戲的知名度以及被告侵權情節嚴重程度等因素后,對原告提出480萬元經濟損失與16萬元合理維權費用索賠額,予以全部支持。